• 2008-10-10

    办公室的窗外5 - [平常]

    雨后,纪录,无它。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叫大家开心一下。
    这个笑话有点冷,可我觉得到是很有意思,能说出这样话的一定是强人。
    哈哈哈。

  • 2008-10-07

    秋天来了 - [平常]

    地震之年多雨,早该结束的雨季,雨还在下。秋天感觉早早的到来,衣服也越穿越厚。。。

    出行的计划一直遭受着天气的骚扰,本该平静的天气迟迟的不能稳定,让我对秦岭的骑行很是担心。。。

    秋天迫不及待的来了,还是希望未来几天天气好起来,让我骑行计划顺利的进行。。

  • 2008-08-31

    办公室之光影 - [平常]

    难得一见的好天气,阳光好,可是又不很热,骑车加班的路上。觉得很舒服。

    办公室里也一样,自己一个人加班,很安静也很有效率。

  • 2008-08-26

    After raining~ - [平常]

    北京的雨似乎越来越多,这些天总在下,空气很好,湿润凉爽。

  • 2008-07-29

    5个A - [平常]

    5A 一场雨,感觉空气清新了许多。连续的桑拿天有所缓解啊。

  • 2008-07-08

    雨中 - [平常]

    下雨的车窗前,一个小摆件,呵呵,据说现在流行红配绿。

  •  

    接亲之前。 我喜欢这照片得感觉,人都很从容,杂乱的背景流淌着浓浓的生活的气息。

  • 1998-2008  十年

    1998年6月28日,是个炎热的夏天,我带着一纸箱子的书和一卷行李,搭着亲戚给找的送货的顺风车,从天津来到了北京,兜里揣着780块钱和一个美好憧憬。这是从学生时代到自立时代的开始,也是我在北京十年的开始。北京的红薇同学对我的帮助很大,之前帮我租好的房子,一间在安华侨边的地下室,而且还细心的帮我办好了月票,为了方便我坐公交车上下班。付了房租之后,就剩180块钱和对未知的憧憬和不安。躺在用啤酒瓶支起的床板上,我很兴奋自己的新生活就开始了。

    1999年,我已经不住在安华侨边的地下室了,搬家有两个原因,地下室太潮湿,书都长毛,另外我的左臣兄弟从贵州又回来了,住不下了。我们搬到里北五环外的一个小村子里,村口有条河,河上有座桥,名字叫丽水桥,那个时候我在公司的工作也基本稳定了,收入也从三位数上生到初级四位数,生活稳定,衣食无优的。小平房的日子是很快乐的,因为院子里住着一群年轻人,都怀揣着各自的梦想。那个时候的快乐是很单纯的,小房子里能发出声音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电视,电脑,只有冬天的炉火和开水,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林林总总的少年时光。。。睡前用热水烫脚,成了最大的生活享受。

    2000年,我从丽水桥一下子搬到了通县,因为公司也从亚运村搬到了国贸。那个时候,每天上班都要挤322路到朗家园,随着每天的上班大军早出晚归穿梭在进城的高速公路,不过也是从平房走向楼房的开始。那时还是我和左臣一起租房子,常住的是我们两,但是一直还有一些过渡的朋友什么的,反正房子里很少是只有我们两个在住,由于仗义的有点过,后来这个局势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终于我崩溃了,把他们都给赶走了,开始自己一个住了。这一年我还认识了一个关键的人,就是已经翘辫子的老黄,这是我开始户外生活的开始。

    2001年,我又搬家了,这次搬家的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变,尤其是从遥远的通县,一下子就进城了,住在东大桥的繁华地带,而且自己只需要负责少量的房租。我开始有了各种家用电器,这一年,工作的方面给我留下最好印象的是,我一个人在南京出差一个月,每天吃吃喝喝还没什么活干,美。这一年有个具有转折意义的事情,就是我开始喜欢上了户外运动,开始逐渐的置办一些装备了,我开始知道怎么能打发掉周末的业余时间,这让我变的很舒适。每到周末开始变的忙碌起来。

    2002年,我开始用八千这个名字了,在周末的户外运动开始变本加厉,每个周末几乎都到山里去疯,认识了很多的朋友,而且这些人一部分到现在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羚羊,煤油灯,瘦马等等都成为我在北京最好的朋友。买了更多的装备。这一年我又搬了一次家,原先的单位因为不景气,不给我们解决宿舍了,我搬到了团结湖公园的东门的一个一居室里,自己住着,还算自在舒服,时不时的邀请一些朋友来家自己做饭吃。

    2003年,房子问题始终困扰着我,继续搬家到四惠东。这次开始和人合租了,一起合租的苏敬是个漂亮姑娘。这一年,我对什么一直都兴趣不大,工作也没什么过多的热情,因为搬家甚至有了离开北京的想法,只有周末的户外活动让我热情。这一年,遭遇了非典,非典时期是大家的友情都更加的牢固,并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而且由于非典,我开始喜欢上了自行车旅行。之后一不做二不休,就去骑了青藏线到拉萨,第一次骑车旅行,第一次拉萨,都发生在2003年,虽然他过去了,可是我很怀念它。

    2004年,不可避免的再次搬家,这次是搬到红庙,也是合租。这一年没什么特别,上班下班,周末爬山,不可避免的周末户外活动有所降温,基本能保证每月一次,开始骑车,北京周边,上坡下坡的。这一年,我还找到了能和我分吃一片树叶的虫虫,这让我很满足。这一年,大大小小的旅行仍是穿插生活的主线。

    2005年,朋友们说知道我为什么叫八千,其实应该叫“八迁”才对。因为我又搬家了,第八次搬家。呵呵,我结婚了,所以我和年画一起租房子了,这次在北太平庄,一栋老式的小楼里。房子不大但住着舒服。我们结婚后的没有酒席,而是去骑车环了青海湖。早晨阳光照到的床上,在厨房里饭菜飘香里醒来,成了我记忆里最温暖的画面。

    2006年,没有搬家,这让我很欣慰,终于在一个地方开始住到了一年以上。这是个平静的一年,九月,我们骑车从西藏到尼泊尔,成了最近几年里我和年画最精彩的旅行,很好也很曲折。这一年,买房的事情列上了日程,房价走高。

    2007年,呵呵,还是没有搬家,看来八千这名字还真是灵啊。这一年最大的事件就是,我的女儿在我们租的这间房子里降生了,我很兴奋也很高兴。生活,工作依旧平静安逸。除了房价高的让我几乎陷入了对买房这件事的永久的绝望当中。

    2008年6月28日,是我来北京的整整十年。也就是明天,现在京津的城际列车马上开始要以300多公里的时速运营,和我当年坐的小货车根本不能同日而语。我的生活也和十年前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只想纪录下来,无它。

    谨以此文,感谢这十年来帮助过我的所有的人,名字我就不一一写出来了,但你们都记在我心里。

    拍于1998年,来北京的第一个冬天,位于惠新东街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