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1-05

    纪念SARS - [平常]

    纪念非典: http://photo.163.com/photos/mfaika/5773196/

  • 骑行青藏线

    2003.8.8

     

    看着整理好的行囊,我的心开始恍惚和兴奋起来,里面装了所有的认真准备的装备,都是精简的不能在精简,但这些东西还是比我想的要重,以至于刚到火车站我已经累了个半死,心中不住发虚,就这样还骑青藏?来车站送行的318,是我很好的兄弟,也是这次青藏之行最开始的策划者,然而这家伙在拿到去兰州的火车票后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最终没能成行,这让他郁闷了很久,我也一样,最开始听到他不去的消息让我感到不安,瘦马来的时候比我还夸张,还带了一口高压锅,也累了个够戗。心中看着这平时超级能走的家伙和我一样,不免窃喜,318把他的那张火车票给我了,说是去不了了,让我带着他的车票去青藏转转吧!后来我觉得318这斯让我们两坐三个硬座,到还不如换了卧铺得了,一路上我和瘦马为此耿耿于怀。 :)


    (一)
    格尔木
    一路聊到繁华的兰州城,和煤油灯,妮子两队友顺利汇合,简短停留就又踏上从兰州到格尔木的火车,穿过夜色斑斓的西宁,见到了久违谋面的老友,这家伙在上个世纪末领我去爬孟达天池,火车只停了半个小时,刚见面又匆匆话别,想约回来的时候在好好喝酒聊天,继续西行。 当早上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不在是我们所熟悉的景色了,茫茫的戈壁滩,闪着光的盐湖,就这样来到了传说中的格尔木⋯⋯ 高原的风很清冽,吹的人舒服,这里不光有蓝天白云,茫茫戈壁的宽广是没看到的人无法领略的,远处的山和近处的荒漠,荒凉的隔壁和喧闹的车厢,很明显的对比,我把头伸出窗外感受着那干净清爽的高原的风。

    格尔木现在已经是个中型的城市了,没有说的那么小,很繁华,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大街上有各种各样的越野车,而且是挂着全国各地的牌照,到处是穿冲锋衣打扮各色的要去拉萨的人,我想他们可能怀着和我一样的梦,人们的笑容都很真诚,餐馆里的人和你友好的寒暄,听说我们要骑自行车去拉萨,都投来差异的目光,随后是美好的祝愿!

    明天我就要从这里出发进藏了,说实话,我多少有点担心自己是否可以骑过去,毕竟是四五千米的高原,而且自己也从没上到过这么的高度,不过既然来了,我就有信心,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的。从明天开始的十几天里,不会有网吧,可能也不会有手机信号,不能及时的和大家联系,不过我会在能联系的时候和大家联系的!



    (二)
    出发   格尔木—水泥厂
    早上起来格尔木是阴天,没有阳光却有风,吹的人很冷,八月是北京最热的时候,而我今天却穿了三层衣服,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在这样的天气里出发,心里想要不在住一天吧,但是怕丢人没敢说出来,就这么上路了,事后具他们讲,当时想法都差不多:) 一路一直顶风,自行车的码表一直显示就是八九公里的时速,速度很慢,而且信心有点受打击,一直在想,不会路上都是这样吧。坚持在坚持,出格尔木的路基本都是平路,没什么起伏,远处的山也不怎么明显,景色一般,我想也许是阴天的过吧,盼望着天气赶快好起来,至少应该有明亮的阳光。

    午饭很简单。每人吃了一个馕,煮了面喝了点热汤,觉得舒服多了,这是出现第一个之前没想到的问题,妮子是女同志,在这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厕所就成了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在这方面男同志还是很有优势的:) 第一,不用把裤子全脱了,方便之一;第二,这种环境只需背对公路即可,兴致好的话还可以比谁尿的远;第三,不会引来过路司机起哄,更没有人指责你随地小便;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最后我们在离公路稍微远点的地方用我们的自行车和衣服给临时搭了一个屏风,效果还不错,此办法之后一直沿用。六点,我们到了中铁六局的一个驻地,决定在此扎营,帐篷扎在人家的仓库里,这里的铁路工人还比较热情,我们的晚餐还是比较丰富的,瘦马掌勺,米饭炒菜我们都吃的饱饱的,附近的人说这里昨天刚刚下过雪,今天天气还是挺好的。的确,开始看到高原的晚霞,很漂亮,在山脊上留下一道金黄色的线。这一夜睡的很好。

     



    (三)
    玉珠啊 玉珠  水泥厂—西大滩
    七点起床,天色还有点黑,忙碌的拔营收拾东西吃早饭,大家心里都有写忐忑,不知道今天的路会怎么样,瘦马开始有写高原反映的症状了。我们开始冲318这斯给我们准备的葡萄糖,这家伙怕我们都有高原反应,足足给我们带了两斤葡萄糖干粉:)不过在高原来说,对于有高原反应的人来说,这是好东西,它可以补充你身体所需的能量。八点半出发,今天的天气不错,不在象昨天那么大的风,车骑起来也好象没那么累了,今天的路基本上都是在上缓坡。时速在12公里左右,路边仍旧是一片隔壁滩,远处就是传说中的昆仑山。

    中午到了纳赤台,这是路边有两个人冲我们边招手边往过走,相间之后原来也是从北京过来的,他们是来围绕铁路做电视节目的,亲人见面分外眼红,寒暄,他们觉得我们骑车上去都很敬佩,他们同行的藏族司机还教了我们很多的高原经验,很是亲切,合影后带着他们的美好祝愿我们继续出发,路上的景色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昆仑山还是那么远,纳赤台昆仑神泉,泉水甘美可口,可以遥见雪山“玉珠峰”雄姿。没有因为骑了一天而感觉近了,过了河床干裂的昆仑河后,远处的天边开始出现雪山,隐隐现于群山之中,这就是心仪以久的昆仑山--昆仑派的据点了,在傍晚时到达了西大滩,夕阳中的玉珠峰泛着金色的光芒,标志性的舌型冰川蜿蜒而下,风光无限好,赶紧拍照。

    西大滩是青藏线上比较繁华的镇子了,有很多的饭店,我们住在一家叫和平饭店的旅店里,老板是回族人,很热情,夜里给我们烧的火炕查点把我们烙成饼。而且土豆面片非常好吃,瘦马的高原反应开始严重起来了,嘴唇有点紫,晚饭也没吃什么,我开始有点担心他,冲了一水壶葡萄糖给他。因为火炕太热,我把自己几乎贴在玻璃上,很凉爽,外面的夜色很美。蓝紫色的夜空格外动人,星星象小孩的眼睛,看了这些觉得心理很静,伴着伙伴们粗重的呼吸声我也沉沉的睡着了⋯⋯

    (四)
    悲壮的瘦马  西大滩—不冻泉
    早上很早起来和煤油灯出去拍照,天气冷的很,冻的我直哆嗦。对面昆仑山是金色与黑色的搭配,稳重又神秘,火红的云彩预示着今天会是个好天气,吃过早饭,在玉珠冰川下合影后出发,继续缓慢上坡,路上骑的一直不快,瘦马今天状态很差,由于妮子骑的速度较慢,我始终在她前面领骑,每次瘦马停下等我们的时候都把头搭在车把上,他的反应随着海拔的上升也在逐渐严重,他头疼的厉害。五十公里的缓坡后坡度开始加大,由于山口在修路,等着通过的卡车排起了长龙,我们的车子不受影响,缓慢的前进,有的时候真的象蜗牛一样慢慢的前进,变速器一档一档的换,仍不觉得省力,喘的象狗一样的狼狈⋯⋯

    又碰到昨天遇到的那两个北京来的人,热情的说了会话,他们还送了我们一个西瓜,就着冷风我们在路边吃了,因为太重不想带着走了:(在这样的海拔,装备应该用克来计算了。

    终于到到昆仑山口,这里并不想想象的那样,如果没有那个纪念杯说明这是昆仑山口的话也许就错过了,海拔已经近4700米了,我感觉良好,没什么反应,心里暗自窃喜。天气开始转变,温和阳光开始变的阴云密布,这里还有保护藏羚羊牺牲的索南达杰纪念碑,天气变冷,短暂的停留后出发,我们要在天黑时赶到今天的宿营地不冻泉,从这里开始真正的高原风光,从昆仑山口到不冻泉一路下坡,很爽,时速在30公里左右,开始下雨,很快到了不冻泉的可可西里保护站,这是雨也变成雪了,大片的雪花,而这时远在2000多公里外的北京正烈日炎炎。在这里有不冻泉保护站的丹巴接待了我们,据说他是这片唱歌最好听的人,晚饭时这热情的康巴汉子给我们唱歌,给我们讲他们到可可西里去巡山的一些事,让我对这些保护藏羚羊的人充满敬意。

    瘦马越来越难受,在睡觉前他悲壮的对我们说了一些感动的话,仿佛睡着了他就有可能醒不来了,听的我们心理不是个滋味啊!那一夜我们睡的都不太好,瘦马发烧,小煤总觉得憋,我可能是因为白天顶着风吃了西瓜,胃有点不舒服,妮子还好,辗转反侧的终于等到第二天的太阳。



    (五)
    世界上最好的厕所 不冻泉—楚玛尔河—五道梁
    早上醒来,我们发现大家都还活着,互相握手庆祝一下,这个地方,含氧量只有北京的一半。瘦马仍旧有点头疼。我们带了不少常用药品,可唯独没有止疼的。这都是木易这个家伙说高原反应不能吃止疼药,所以我们就没带,这可害苦了瘦马,后来我发现我的头包里有四粒芬必得,事实证明这四粒药片让瘦马的高原反应得到很好的解决。从这一天开始,瘦马同学不在头疼了。

    出不冻泉十几公里,就可以看到青藏铁路上最长的一座陆地桥,他有12.4公里那么长,3000多孔,他是专门为藏羚羊的迁徙造的,也说明我们我们的建设部门开始注意环保了。值得推崇。之后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吃了午饭,休息之后继续出发,在穿越可可西里腹地的楚玛尔河时,结识了这个青藏铁路上刚成立几天的小火车站,与其说是火车站,其实就是一个集装箱改造的两室一厅,一共四个人,站长李和江是个陕西汉子,一聊之下,才知道早是我辈中人,真正的老前辈,早在80年代,李站长就有过徒步黄河寻找源头的壮举,虽然最后没成功,不过从河南孟原走到黄河拐弯的地方,也很牛B了!

    他热情的邀请我们坐火车到我们今天的目的地五道梁,我们答应了,到不是骑不动了,真是想感受一下青藏铁路,我们有幸成为了这个小站的第一批乘客:) 下午等火车的时间很悠闲,李站长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两个同伴和她聊天,我和煤油灯去拍了些照片,而且看到了藏羚羊,有四五只,在很远的地方,我的相机镜头没那么远,也凑合拍了几张,估计照片出来要大家练眼神了。

    不得不提的是楚玛尔河火车站的厕所,它是很简易的,四周用50公分高的塑料布围起来,还拉着防风绳,一个大坑上架着几个木条,看着很是简陋,可你蹲下才知道他有多么的好,一点也不影响视线,在你眼前的是一望无垠的可可西里,远处的雪山,白云,近处的草原,一切都是那么和谐,你会觉得很舒服,连屎拉的都很爽。加上通风条件犹为出色,是任何一家五星级的厕所都不可比拟的。



    (六)
    二道沟的大车店 五道梁—风火山—二道沟
    一路上我们都抱怨318这个家伙误导我们,让我们带了太多的装备,现在在修青藏铁路,每隔几十公里就有修铁路的人,他们大都是内地上来的,所以对我们很热情,听说我们是骑车上来的都很钦佩,也给予很大的帮助。

    现在高原的铁路已经修到五道梁了,但铁轨还没有经过最后的整修,所以火车限速20公里,和我们骑车也差不多少,我们是早上4点上的火车,一路逛荡,我们做在最后一节车厢里(因为是货车,拉着建设铁路的物资),看着可可西里的日出,还有路两边不远的地方的羚羊,藏野驴等动物,车长说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比较容易看到藏羚羊。 四个小时后终于、到五道梁,说实话从没有坐过这么慢的火车,牛车一样。

    五道梁是青藏上的一个重镇,俗话说“一到五道梁,哭爹又喊娘”这里气候十分的恶劣,是最容易有高原反应的地方,一年无春夏,一日有四季,我们是在早晨的朝阳里到的五道梁,在一处铁路营地饱饱的吃了顿早饭,喷香的白米粥,因为今天还有更为艰苦的骑行。开始的路基本是平缓的高原路,起起伏伏,今天我们要翻越青藏线上的第二座大山,风火山(5010)。路上一直有好心的司机鸣喇叭鼓励我们。大约20公里的陡坡,大家都累的够戗,加上司机告诉我们离山口的距离说还有2公里,就想坚持坚持就上去了。可实际上骑了3个两公里还没有到山口,信心空前的首打击,瘦马在后面已经看不到影子了,妮子同学却显出了强大的实力,在离山口还有一公里多的时候,我基本上是骑200米就的停下来休息一两分钟,看着码表上的数字咬着牙坚持,妮子确始终没休息,一口气骑上了山口,而且上来后有主动走下去帮瘦马推车去了,我们三个老爷们自愧不如啊:)

    山口上面风很大,很冷,我和煤油灯点了堆火取暖,等他们的上来,短暂停留,继续前进,一路很爽的下坡到二道沟,我在这里下坡速度是最快的,时速达到60公里,这也是我在青藏的最高速度了。



    (七)
    长江源 二道沟—沱沱河
    一路很爽的下坡到二道沟,二道沟是一个从在任何方面都符合我脑海里的大车店的形象,嘈杂没规律的卡车停靠在路边,有很多的娱乐设施,街边有一些台球案子,还有打盼入时穿很短裙子的小姐,杂七杂八的人在街边穿过,这个地方是这一路让我感觉最不安全的地方,我们住的旅店好象是这个地方的一个很势力的家伙开的,因为我们问他我们的自行车放在院里会不会丢了的时候,那的带小白帽的老人轻蔑的笑笑说,“这地方,还没人敢在我这里拿东西!”听了这话让我反倒觉得安全多了,不想刚进入的时候警惕性那么高了。晚饭吃的饺子,说时候,那家人做的牛肉饺子还真是好吃。住宿条件也很不错,有烧火的夹墙。

    二道沟到沱沱河60公里,起起伏伏,有些地方较陡,沱沱河是很大的一个镇子,在青藏线上算是相当的繁华,有横竖两条街,这里就是长江最初的源头河,不过这河水黄乎乎的,这里的大桥上有大字,号称:万里长江第一桥。岸边还有那个爱到处写字的老江的手迹:长江源。立于桥上,往西是长江源头各拉丹东雪山,冰雪融水潺潺而来,往西江水东去,白云悠悠。我们都是住在下面的,此情此景,正应了古诗:我在长江头,君在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同饮长江水。在这里我们遇到一个徒步到拉萨的人,他并不是朝圣的藏民,这哥们两个月前从兰州出来的,刚刚大学毕业,因为没什么关系分配不到工作,一气之下决定徒步进藏,我们见面时他已经晒的和藏民没什么区别了,如果不是他叫我,我根本就把他当成藏民了,名眸皓赤,我的印象里他的牙齿特别白,给牙膏做广告也不为过。这样走路到西藏的同学,我真是无限景仰啊!

    刚到沱沱河的时候外面就开始电闪雷鸣的,天边的闪电美级了,但雨还没有下来,我们刚安顿了住宿,煤油记说要出去拍闪电,那里可以看清闪电的所有经络,非常美丽,结果我们刚支好相机,象蚕豆那么大的冰雹就砸下来了,只得抱头揣着相继狼狈逃窜回旅店,打得疼着呢!还有就是沱沱河的朝阳你一定不能错过。记住别睡懒觉!

    (八)
    女人啊!让我怎么说你! 沱沱河—雁石坪 —唐古拉兵站
    沱沱河到雁石坪90公里,高地起伏,无陡坡,到雁石坪前我们除了跨过想小溪一样的通天河之外,景色十分一般,标准的高原景色,公路两边到处是牧民的饿帐篷和羊群,只是风吹的很舒服,一直顺风,妮子在到雁石坪前一直领骑,快的我们都有点惊讶,刚开始还是跟在后面,后来就是使劲的追了,一个小的下坡之后,瘦马说了“追了20多公里都没追上妮子”。可见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小看女人,从一口气上了5000多米的风火山,我们就对这个看似瘦弱的姑娘刮目看待了,后来到雁石坪后我问妮子,你今天吃什么药了,怎么骑这么快!她说煤油灯总说她骑的太慢,后来她生气了,你不是嫌我骑的慢吗,我就快点骑给你看!在高原上这么生蹶的骑车,后果可想而知,在到唐古拉兵站的时候,妮子和瘦马的膝关节都开始疼,我和煤油灯嘲笑正使劲往腿上擦扶他林的家伙。何苦呢!

    雁石坪到唐古拉兵站的路开始漂亮起来,一座座的雪山开始连绵不绝,一条很漂亮的河一直在路边,水留很急,后来看地图,这也是通天河的一个支流,河水是蓝色的,石头边泛起一些白色的水花,很想停下来歇歇,可是怕天黑到不了唐古拉兵站。在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们到达了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兵站,以为只是一个军队驻守的地方,到了才发现也很热闹,象沱沱河那么热闹,我们住在兵站里,条件相当的好,很大的一个院子,都是楼房,一点都不想传说的那么艰苦,手机有133的信号,还有电视和热水,我们美美的睡了个好觉。


    (九)
    被狗追上了唐古拉山口  唐古拉兵站—天下第一道班—安多
    今天骑车的只有我和煤油灯两个人了,那两家伙由于昨天骑行过猛,今天仍旧腿疼的厉害。所以他们决定搭一段车到我们今天目的地安多等我们,我是一定要骑的,我就是来用车轮子来丈量青藏线的,怎么也不舍得放弃着最美好和最值得的地方,因为今天我要骑到青藏线上离天最近的地方,之前在逗的坡我都没有下来推着走过。煤油灯的想法和我一样。一定要骑上唐古拉山。

    从唐古拉兵站出来后,一直是50公里的上坡路到唐古拉山口。 先30公里缓上坡,然后18公里较陡至唐古拉山口。对于这段路我唯一的感觉就是累,比前面的昆仑山口(4776M),风火山口(5010)都累!在最后的两三公里我几乎是骑200M就的休息,毕竟山口海拔5231了。 这段路的景色非常的美,路的远处就是雪山,我从没有里雪山如此的近距离过,心理多少开始有些小资的感慨,体验到成为高原中的一棵草的感觉。在如狗一样的狼狈的喘气之余,还拍了几张照片!

    快到山口的时候,我看着远处的藏民的白色帐篷觉得很美,周围有很多的羊,想拍下来,这是听到狗叫,然后几秒之内就从路基下面冲出一条大狗,妈呀!我赶快骑车就跑,狗还玩命的追我,我就玩命的骑车,我几乎是被狗追上唐古拉山的,差点我就吐血了,我坐在山口的地上休息了十五分钟才可以正常的喘气,海拔5200多呀,不信你试试。不过那只狗很漂亮,蓬松的毛,棕色,大型,象是藏獒一类的,不过我想那狗没想真的咬我,不然我一定跑不掉。

    唐古拉山口是青海和西藏的分界线,也是我们这次海拔最高的地方,翻过山口就进入藏北的羌塘草原,山口有很多卖雪莲的藏族小孩,手里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采来的雪莲,象一陀用过的劣质卫生纸,一点也不想我想的那样,两毛钱一朵,我和煤油灯在山口抽了支烟庆祝了一下。风很大,呆了会就觉得冷了,下逗坡十公里到头道班。因为这里海拔5100多,所以叫做“天下第一道班”。以为从此就一路下坡到安多了,可原来后面还有一个小唐古拉山,又是十几公里陡坡,真他妈累啊!翻过小唐古拉山后,一路近70公里的下坡到安多,很爽!



    (十)安多—那曲 美丽的错纳湖!
    安多县城海拔4700米,是我们进藏后的第一个县城。找到了提前到达的瘦马和妮子,这两家伙已经休息半天了,还去逛了逛集贸市场,淘弄了几件藏饰,看见我们还悠哉的说,你们可真慢!真是站者说话不腰疼,我们两个轮子靠自己登来的! 晚上去一个牧民开的小茶馆做客,感受以好客闻名的安多牧民,吃酸奶、喝酥油茶。酥油茶的味道很好,我和瘦马喝了两大壶,负责招待的藏族姑娘很漂亮,又黑又长的辫子,忍不住在上茶的时候多看了两眼。酥油茶有很好的润唇作用,在高原如果你能习惯了酥油茶,你的嘴唇上就不会暴皮,也没人会嘲笑你嘴上挂了两天外卖的香肠:)

    在安多我们碰到了几个东北的卡车司机,他们也是来修青藏铁路的,拉建设物资。告诉我们出安多后在申格里贡山下右转,暂时离开青藏公路,因为那里有非常美丽的错纳湖,沿湖骑行仍可以回到青藏公路上,我们商量之后决定这么走,错纳湖其实以前一直没路,地图上也没有标明,现在是因为在修青藏铁路,才有机会看到,这里是中铁十九局的工地,这个湖是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所以湖的颜色十分美丽,浅蓝色的湖面,层次非常的多,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天上开始下小雨,所以湖面的有十几中蓝色,让我们觉得不枉此行,我们还碰到了中铁十九局的总工程师,他给我们特别热情的讲解了高原明珠—错纳湖,170多平方公里。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

    依依不舍的饶过错纳湖,骑行在回青藏路的路上,路况不好,基本是修铁路拉石头的车压出来的,非常颠簸,骑行速度很满,在一个工地的食堂,受到热情的招待之后,加上已经六点多了,我们决定就地扎营,就在我们准备卸装备的时候,工地有车到那曲去,说可以捎我们过去,我们就决定到那曲去休息了。一路车的颠簸,十点,在夜色中到达那曲。

     

    (十一)那曲—当雄 那木错 最蓝的蓝!
    那曲是藏北最大的城市,非常的繁华,有商业街,很多的品牌专买。想一个内地的县级市,有很大的邮局,银行,网吧,还有那曲宾馆,三星级诶!不过价格不非,我们住在一个藏族人开的家庭旅店里,很干净,在那曲休整了一天。洗澡:)

    出那曲40余公里,念青唐古拉山逐渐出现在车的右侧,绵亘不已。念青唐古拉山之宏大,仿佛又胜于唐古拉。一路上雪峰连绵,山尖上的积雪与天顶的白云融为一体,间或折射阳光,雪亮耀眼。念青唐古拉山脚下气候更加温暖湿润,到当雄的路正在修,所以很多泥泞的路段,自行车到当雄后基本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于是几个人在招待所放下行李后去当雄北边的湿地去洗自行车,车洗干净了心情也很不错,养足精神准备第二天游览最大的圣湖—那木错。

    纳木错,藏语意为天湖,是世界海拔最高的、中国第二大的咸水湖。传说那木错和远处的念青唐古拉山是一对母子,广阔的蓝色,比任何的蓝色都更蓝,湖面很静,虽然阳光很充足,但不觉得热。虔诚的藏族人在转经的路上奔走,他们都走的很快,不象我们这些来观光的人,飞来石上面满布白色的哈达,显得很神圣,这里真是个净化心灵的地方,这里有最蓝的蓝。莽莽逶迤的念青唐古拉山,浩瀚的纳木错,会使您訇然震撼,心旌摇荡,一种自然升腾而又超越自我的感受,必将伴随着您的旅途悠久而长远。



    (十二)
    拉萨!欢迎我吧
    终于到拉萨了,从当雄到拉萨的路上景色还不错。我们是晚上很晚才到的拉萨,天已经全黑了,当我骑过布达拉宫的时候我甚至没有看到这座心目中贮藏已久的宏伟建筑。这里的夜是很热闹的,虽然已经子夜十分,可街上还是有很多的人,夜市也在营业,而且热火朝天的。在吉日安顿了住宿就破不及待的上街找东西吃。

    短短十几天的骑行,领略了无限的高原风光,感觉就想回家一样,我知道这里放养的我的心情,躺在草原上,透明的风,在高原上此起彼伏,太阳的光线直达心胸,让我忘记我在何方。然后我于阳光的静默中,心跳的节奏,都和天一样远。

    照片:http://photo.bokee.com/photoblog/PhotoBlogCtrl?page=ShowSingleSetPage&view_id=12951947&set_id=126066

  • 周六周日秦皇岛晒太阳整整两日, 意识陷落在涣散惺忪的半睡眠状态里,潮湿而庸懒。在晴朗初春的阳光里,躺在沙滩上我无所事从,于是玩弄着手机上的文字游戏,给每个好朋友发去消息,我喜欢他们分享我的快乐和感受。

    初春的海比我想象的要蓝的多,这也许是我又一个蓝色的梦想。

    天黑的时候我把我的信号灯挂在风筝上放上了天,深蓝色夜空中我的那盏小灯和很多的星星一样在闪来闪去,很浪漫,我很喜欢各种各样的灯,每次出去我都带着他们,汽灯可以使你温暖,在营地和帐篷之间给你安详的气氛,心中不在浮躁,而是很多的平常心…… 因为是元宵节,海边的天空整夜的礼花,心痒痒的也去买来痛快的大放一气,直到午夜仍不愿回帐篷睡觉,大家坐在沙滩上欣赏着巨大的礼花在头顶散开,瞬间的璀璨之后隐没在深蓝的夜空,而我们就象排排做的等着分糖吃的孩子,安静的期待着。期待什么也许只有自己的心知道。

    于是有了童年孩子似的恶作剧的心,在半夜两点的时候悄悄的爬出帐篷,蹑手蹑脚的在羚羊的帐篷前面挖了一个齐腰深的坑,小的时候叫陷人坑,凌晨两点的月亮特别的圆特别的亮,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周围的环境,在这一片寂寞的海滩上,我跪在沙滩上在不停的挖啊挖,同时想象着早上别人掉进去人仰马翻的激动场面,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同时也在挖着自己少年时代的心,他原本是那么不甘寂寞的。

    羚羊在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按计划掉进了我精心为他准备的陷阱里,这斯仍嘴硬如不是尿急,绝不会轻易的掉进去……大家开心的笑,天气格外好,清朗高悬的天空,把可望而不可及的蓝色,阐释到了最现实的程度。清凉轻松的阳光里,人很舒服,风时而呼啸着,我缩在睡袋里想着关于爱情的话题又睡了一个回龙觉,香甜而悠长……

  • 2002-12-27

    箭扣 长城 - [路上]